春在千门万户中

写下这句古诗做题目时,我的心灵里、眼眸中、手掌心和脑海深处都充满了春的温暖、春的味道以及春的色彩!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过年就是过春节,过春节就是迎接春天的到来。春在家家户户的春联上、春在那火红的灯笼中、春在那一盘盘热腾腾的饺子里、春就是挂在每个人脸上那幸福的微笑……过年是中华民族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节日,从古至今,在民间,只要一说起过年,人人眼前便立刻会描绘出一幅关于年的图画:大雪飞扬中,千家万户门上贴着红对联,挂着红灯笼,爷爷奶奶盘腿坐在热炕上,心满意足的品着儿孙端上的热汤、热茶;父母忙里忙外,大扫除、剪窗花、缝新衣、制新帽等等,不停脚步地准备过年的年货;小孩子们则手提一个红灯笼,满地欢实地跑着,一会放鞭炮,一会捉迷藏。

“新年到、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包饺子、蒸年糕,打灯笼、放鞭炮……”这是我们小时候过年爱唱的一首儿歌,也是封存于我记忆深处的传统年味。很小的时候,年味是妈妈缝制的新衣;年味是分到我们每个人手中的一把洋糖儿;年味是妈妈亲手包的饺子;年味是妈妈捧在手中的“灯盏儿”(家乡人将柿子从秋天一直保存到过年,用柿子与面粉合在一起,面很硬,捏成灯盏,正中间放入蘸足了油的捻,上笼蒸熟,过年与正月十五当灯点燃,家乡人称之为“点灯盏儿”。这灯就叫“灯盏儿”。“灯盏儿”点然后还可以食用,既经济又实惠,还可以满足爱吃甜食的人的胃口),也是我们小时候很爱吃的一道美食。

中华民族传统的过年旨在亲人团聚、合家欢乐。这个时后,离家再远的孩子往往都会不远千里回到父母家里过年。就像我,每年只要到了年根儿,心就关不住了,人还在青岛,思绪早就飞回了有母亲在的地方。只有那个家才叫家,只有围着母亲包饺子,那才叫过年,那才叫过的有年味的年。年三十也叫团圆夜,一家人要围坐在一起包饺子,象征团聚、团圆之意。饺子是北方人过年的主食,南北有差异,南方自然是以大米制作的食物为主要。一般从年三十到年初五这几天,除女婿女儿回娘家拜年外,凡家有老人的,都在家围着老人过年,民间讲究过年不出门,更不出远门。

祭祖,是传统过年中仪式感最强的一项内容,所谓过年,阖家团圆很重要,但是祭拜祖先,不忘先人,才是传统过年最重要的程序。年三十要去祖坟上祭祖,拿着鞭炮,抱着裱纸,小孩子跟在大人们的身后,不管下雨下雪,还是寒冷潮湿,从来都没有过例外,村里同宗亲的男人只要是在家的,都得去,这成为一年当中的大聚会。过年所准备的食品:油炸的、蒸煮的、煎炒的,杀猪、宰羊、干鲜果品等,都必须先拜祭祖先后,才可食用。

当然了,中国人过年最不可缺少的颜色便是中国红:红对联、红红的中国结、红灯笼、红窗花,女人们的大红袄,小女孩儿辫梢上红红的蝴蝶结等。是这红红艳艳的中国红,将寒冷的年衬托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中国红是中华民族最喜爱的颜色,甚至成为中国人的文化图腾和精神皈依,它代表着喜庆、热闹与祥和。过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年中里最大的事,是神圣的节日,也是最美好的期盼。瞧,从农村到城市,从高原到平原,从江南到江北,从国内到国外,凡有华人居住,年,就有那红火的色彩。大雪飞扬,鞭炮齐响,烟花璀璨,千家万户在幸福快乐的祝愿中度过一个红红火火的中国年,春也就伴着这红火的年翩然来到人间。

记忆犹新的是1985年的那个年,那是改革开放后过得第一个非常富裕的年,我们姊妹们每个人都有从里到外的新衣,两个弟弟有足够多的鞭炮可以在同伴面前炫耀。年夜饭做得非常丰盛,父母将鸡、鸭、鱼、海参、鱿鱼等都摆在了桌上,我们姐弟五人围着父母,一家人之间那融融的亲情将年的氛围烘托得温暖而幸福,接过父母给的压岁钱,挂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那灿烂的笑,将心中的甜毫不掩饰地泄露。记得那天父亲非常高兴,拿出他珍藏了近十年的西凤酒,酒是他的老战友送的。父亲当年在部队是工程兵,曾随部队在陕西榆林地区为当地修建水库,后来又随军开拔到221厂修建铁路与公路,之后就留在了金银滩草原上。给他送酒的战友在榆林时与父亲在一个排,父亲到金银滩后,他们彼此分开。父亲一边喝酒,一边讲述他当兵时转徙大江南北的故事,从新疆到酒泉,从酒泉再到榆林,最后来到了国营221厂,边疆、大漠,都曾留下过他年轻的足迹。父亲将最美的青春献给了国防、献给了核事业。那个大年夜,是我第一次听父亲讲自己的故事,第一次知道父亲的芳华竟然那么美、那么芬芳。那晚的烟花与爆竹,几乎燃放了一夜。烟花之绚丽,花色之美丽,连同父亲的故事共同成为我记忆里的永恒,成为221厂上空最靓丽璀璨的风景,也成为我脑海里久久无法忘记的年。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无论是在乡村还是城市,过年的形式与内容早已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如今过年,许多人家会提前一两个月甚至数月便将年夜饭安排在当地比较适合自己胃口的大小饭店,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五星级饭店,四星级饭店等,不一而足。大年三十,贴好春联、窗花,挂好大红灯笼,将家打扫的一尘不染之后,居家到饭店吃年夜饭,席间推杯问盏,一家人想怎么开心就怎么开心!精力旺盛的人,餐后还会到KTV里倾情放歌、守夜。主妇们再也不用在厨房中一直忙碌了,大家可以一起享受轻松又惬意的年节时光。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不单是过年的形式与内容发生变化,就连拜年的方式也已发生了巨大改变。如今,大多同事、朋友之间实行团拜,即在新年到来之前,同事或者朋友自发组织,到饭店聚餐,基本采纳AA制。

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传统过年方式、内容和仪式感,逐渐改变、逐渐淡化。当然也有不少人感叹:年,不像年;年,失去了年的味道。其实,年,正以崭新的面貌走入百姓生活中,不再以一年到头只为盼一顿饱饭、穿一件新衣、贴一副对联作为生活目标,而是,在丰衣足食的基础上开始追求更高的精神层面。人们在传承传统年俗的同时,逐渐追求新的过年方式,如旅游过年;阅读过年;看电影过年;与好友小聚过年等等。我相信,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历史如何进步,无论过年的方式与内容如何改变,那嵌入中国人骨髓里的过年那最原始的初衷永远不会变。

春在千门万户中,暖风拂面户户欣。过年的习俗与深厚的文化内涵,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的根脉,深扎在每一位炎黄子孙的血脉之中,且会随着时光之列车驶向岁月的最深处……

责编:张晓宏